获得 Adobe Flash Player

半爿街的“前世今生”

时间:2015-09-29 16:03:00   来源:

  半爿街的“前世今生” 令人惦记令人期盼

  “半爿街”这个地名,并非萧山独有,嘉兴市乍浦镇、诸暨市也有半爿街。拥有这样名字的街,往往沿河而建,街面狭窄如只有半爿,因而得名。萧山的这条半爿街位于城河以东,横跨通惠南路至通运桥东侧,约百米长,它在老萧山人心中占据着一个不可替代的位置。

  半爿街曾是羽毛行集中地

  在“萧山通”金阿根的记忆里,早年间,萧山老城区城河南岸称上街,店铺林立,十分繁华。城河北岸称下街,相比之下有些冷清。而到回澜桥外的一段则正好相反,上街除了一排石牌坊和几堆泥土,根本没有店铺,而下街则很是热闹,称半爿街,商铺以毛行居多,从事羽毛收购、加工、销售。

  “北有丰家兜(杭州),南有半爿街”,这是以前流传的说法。半爿街现属新塘街道,早在明末清初,萧山的羽毛业便集中在此,十分红火。新中国成立前后,这里就有“王和兴”“毛裕兴”“周生大”“周云庆”“张大裕”等毛行。

  据周树兴老人回忆,周生大毛行是他太爷爷的太爷爷开的,到他的爷爷周瑞松时规模已经很大。他们收购四乡农民的羽毛,经整理、穿串,扎成鸡毛掸帚内销全国各地,外销日本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印尼等国和港台地区。20世纪五六十年代,中央各部用的鸡毛掸帚都是周生大毛行供应的。而鹅毛鸭毛当时萧山加工不了,便运到天津,由天津“宝德生”“赵寿柏”两家厂加工成羽绒出口到欧美国家。

  那时候,半爿街的周生大毛行,招了许多女工穿毛。1958年,小城隍庙成了公社羽毛加工厂。周生大毛行和小城隍庙对外发放鸡毛,四乡农村妇女领取羽毛,拿回家穿成串交回,赚点加工费补贴家用。在车骨板“噼里啪啦”的敲打声中,将一片片羽毛穿在一根棉线上扎成一捆,由男人将穿好的毛用细竹竿制成一个鸡毛掸帚。

  金阿根回忆说,他的奶奶、母亲、姑姑、妹妹三代人都穿毛。20世纪60年代,家中拮据,他的二妹到羽毛厂工作,一个月能挣三四十元。

  改造后的半爿街将焕发新生

  随着历史变迁,半爿街的面貌悄然改变,临街有饭店、理发店、家政店、副食品店,五花八门。沿街朝东北向有一个热闹的半爿街农贸市场,直通萧山商业城,半爿街整日川流不息。然而,与此同时也伴随着脏乱差、交通不畅、治安状况不佳等问题,甚至诞生了一句新的流行语:“滨江有条垃圾街,萧山有条半爿街”。

  2013年下半年,半爿街启动城中村拆迁改造,原有的居民房屋、店面被拆除。在半爿街拆迁指挥部里,放着一张半爿街拆迁后的社区鸟瞰图,五幢崭新的高楼矗立,建成后社区居民将搬入。楼房之间有成片的花园景观,环境得到很大改善。沿街也设计了商铺用房,半爿街将焕然一新。

  近日,记者来到半爿街一探它的现状。放眼望去,只见一条空旷的水泥路、一片残砖碎瓦的工地和一些施工机器。半爿街过去的痕迹已荡然无存。河岸上筑起了土壤平整、尚未种植的花坛,一切都已规划好了。最东边,两棵高大的树木被保留下来,一棵是构树,一棵是香樟树。以前它们陪伴着半爿街日升月落,以后也将见证新半爿街的诞生。(记者 何文静)


本站编辑: